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未都
马未都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0,572,081
  • 关注人气:731,99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收藏马未都》
全新改版,广西卫视每周六晚21:40。
重播:周日8:00,周三凌晨1:20,敬请关注。

 

 

观复博物馆的官方微信已正式开通,欢迎添加,更快获得观复博物馆的最新信息。

添加方式:在微信订阅号或者服务号里直接输入“观复博物馆”。

     

郑重声明:
马未都先生个人从未开设任何名称之微信,如有以马未都先生名字或任何相关名称的微信,均属假冒。尤其号称能进行拍卖、鉴定等行为的微信(包括一些冒用马未都先生名字与肖像的网站),涉嫌欺诈,请切勿相信!观复博物馆及马未都先生对任何个人、团体、公司等冒用名字与肖像一事,保留法律解决之权利。


声明:

我的博客欢迎各种声音,批评、探讨都可以,但不容许恶言相向。凡此类不文明回帖,一律删除。
谢谢理解!
 
 
本博客内容未经许可,任何网站、个人、平面纸媒体、电视等不得转载和发表!作者保留通过法律手段追究的权利。
评论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分类: 2018年

        我十一二岁的时候,目睹了一场疯狂的全民运动,简单说叫“打鸡血”,全称是“鸡血注射疗法”。究竟怎么个起因,真没有人能说清楚。传说是一个国民党军医特务,被抓住判了死刑,临刑前献出“秘方”求保命。传得更神一些的说蒋介石靠打鸡血活着,否则早死了。
 
        这件荒唐又荒唐毫无科学根据的事情在1967年春夏之际竟然爆发了,顿时小公鸡成了香饽饽,被抱来抱去地供养着,凡涉及到童子鸡的菜品都从菜单上撤掉。各类小公鸡莫名其妙地吃香的喝辣的,进进出出大小医院诊所,被抽出一部分血液,趁新鲜打到人的身上。
 
        今天听着会出人命的事,在那个年月的确没人在乎,即便有人死了也没人在意,听见的都是包治百病的“好消息”。每个打了鸡血的人都自我感觉良好,添油加醋地说打了鸡血后的身体舒泰,精神抖擞,甚至菜色的脸庞也泛起了青春的红润。这种以身说法的确推波助澜,以致我看见小小的门诊部居然排起长长的队伍,队伍井然有序,每个人怀中都抱毛色不同的小公鸡。小公鸡们也伸着脖子东张西望,胆大的竟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8年
   
       宝塔糖不是糖,只是一种甜味驱虫药,过去给孩子吃,大人不吃,大人如果肚子有虫,直接吃驱虫药,享受不了专供孩子们的福气。宝塔糖是彩色的,我记忆有浅粉浅黄的,不知道还有没有其它颜色。宝塔糖实际上只是一个圆锥体,带点细螺纹,也没那么甜,只是相对苦药来说,宝塔糖还是很好吃的。
    
       过去的卫生条件不好,几乎每个孩子体内都有寄生虫,寄生虫大的有蛔虫,小的有蛲虫,前者可以引发肚子疼,搞得人面黄肌瘦,后者会让屁股眼奇痒,尤其半夜时分,孩子在睡梦中用手去擓,会导致反复感染。如住在幼儿园还会传染他人。所以幼儿园、小学都会定期为孩子们驱虫,每个孩子会分到一个宝塔糖,在老师的命令下,同时随水咽下,然后等待寄生虫排出。

       宝塔糖不是传统的驱虫药,是解放初期当时的苏联援助我们的项目。至少在五六十年代,蛔虫病是非常普遍的疾病,大人小孩子都得。据说那时蔬菜野菜上都是虫卵,今天想起来就恶心,可是那时的日子太穷,没办法,只好有了虫子就打虫。由于宝塔糖驱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跳皮筋在过去很漫长一个年代是女孩子的室外唯一游戏,十分有利于她们的身心健康,但这一运动对情窦初开的男孩子来说,构成了人生的第一次诱惑。我就记得我在楼上趴在窗户前长久地看女孩子跳皮筋,她们让人眼花缭乱的鬼步居然跳得我心乱如麻。

       那时女孩子跳的皮筋实际上是条松紧带,当然真有人用橡皮筋一个套一个串起来的。这种串起来的皮筋不禁跳,时常跳着跳着就断了。松紧带会好很多,很结实,跳不坏。松紧带有两种,一种宽扁型,一种圆棍型,女孩子都喜欢圆棍型,禁用耐折磨,怎么跳都没事。

       跳皮筋人多时,一头一个人抻住环状松紧带,由脚脖子跳起,然后依次膝盖部位,再上升至胯部,再至腋下,然后头部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有一种过去家家户户一到夏天使用的物件,什么时候消失的都想不起来了。北方一过五月,蚊蝇就上来了,母亲就从床下将去年收好的竹帘掏出,父亲就把它挂在大门上,从这一天起,出入就多了一个动作,掀门帘,有一个歇后语与此有关,叫蝎了虎子掀门帘儿——露一手,蝎了虎子就是壁虎,今天也听不见谁说了。

       竹帘显然是南方人编的,北方人笨手笨脚的没人编。把竹子劈成粗竹篾,用小绳编好,一般纵向四道,两头留出寸许,中间均分,隔着竹帘远观影影绰绰地见人见物,贴近看虽隔着也几乎什么都可以看清。母亲为了耐用,也为了掀门帘时不扎手,门帘两边还缝上厚蓝布,禁脏耐用,这在过去似乎也是著衣的原则。

       那年月每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8年
       今天开车出门有一项费用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这就是存车费;北京黄金地段的存车费是十元钱一小时,也不知是地方和时间值钱了,还是钱不值钱了,吃个饭看个电影交上个三四十元稀松平常,过去还和停车场掰扯一下,现在习惯了,也没那个心情了。

       早年出门没这个烦恼,那年月全国都没有私家车,连公家车也不多,所以有空地即可停车,也没人收你的费,谁门口停辆车还光荣呢。但自行车可不行,自行车乱?;岢稍?。至少在三十年的时间里,存自行车车无论时间长短,两分钱一次。一分钱能办什么事记不太清,但两分钱只能存车,这在上一代人的记忆中难以抹掉。

       过去商场公园等大型公共场所,一定要有一个乃至两三个自行车存车??;存车场有围档,出入都是一个口,多半是一个大爷把守,也有大妈的,大妈一定是心直口快大大咧咧的那种,否则控制不了混乱的局面。你来办事,不论急缓,自行车必须按规定码放整齐,大爷或大妈把一个竹子或木头做的宽一指长一掌的存车凭证给你,另一半上有根绳,套在车把上顺手一甩,木条在空中转几个圈,稳稳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的确良是一种曾经风靡全国的衣服面料,这个充满了文学意味的名字实际上译自粤语,科学的名字叫涤沦,这种布料特别符合过去相声中说的“禁拉又禁拽,禁洗又禁晒”的标准,在棉布风行多年又要布票的新中国刚一出现,就成了社会上着衣的最高标准,按今天的话说叫“时尚”。

       的确良在进入市场之前,百姓穿的衣服绝大部分都皱皱巴巴的,那时的人都穿棉布,棉布不结实,易皱,做衬衣每次还需要浆洗熨烫,其麻烦是今天的年轻人难以想象的。我记得的确良一上市,第一个口碑流传就是免熨烫,成衣挺括,易洗易干,几乎全是优点,没有缺点,尤其夏季,一件的确良衬衫上身,连走路都精神,一路生风。

       可谁知的确良也有缺点,天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8年
        自打有了冰箱之后,很少有食品再放馊了。过去一到暑天,几乎家家户户都有饭菜放馊了的经历。米饭稀粥剩面条凉包子,稍不留神,食品就会发出异味,轻则酸重则臭,俗称馊了。

        馊了就没法再吃了,在农村还能去喂猪,在城市只好倒掉,心疼也没辙,否则吃坏了肚子得不偿失。为了防止饭菜馊,有一个简单的办法,即把剩饭剩菜剩汤热一下,然后千万别搅动它,这样饭菜就不易馊,放上一个晚上没有问题,放一个对时也是有可能的。

        其实馊了的食品并不是完全不能吃,只是一般人吃不习惯而已,习惯了还会爱上它。比如北京的豆汁儿,第一次喝时绝对难以下咽,泔水般酸腐味谁也接受不了,可捏着鼻子喝上几次就会爱上它,一到暑天到处寻摸豆汁儿,又解渴又解暑,连皇帝都是如此。史载,乾隆十八年,乾隆皇帝命把豆汁儿引入宫廷,并召集南北群臣品尝,大臣们没一个敢说不好喝的。

        记得母亲处理过馊饭,一锅饭略微发出馊味,母亲就说赶紧用凉水拔上,反复换几次水,直至闻着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8年
       今天的电越来越便宜了,便宜得没人在意照明使用多少电费。过去可不行,电费多多少少地算家庭一项开支,所以省电是家庭甚至机关单位的职责。我们这一代人都有一个不可改变的毛病——随手关灯。
 
       随手关灯就是为了直接省电,还有一个间接省电的方法,就是灯泡的瓦数要小。今天新型的灯具都是节能型,连名字都不中国;过去只有灯泡,学名白炽灯:透明玻璃里有一W型的钨丝。据说是爱迪生发明的,后来又说爱迪生之前就有灯泡了,只不过爱迪生将其实用化了。甭管是谁发明的,白炽灯使用了近一个半世纪后才退出历史舞台,就这一点足够让人肃然起敬了。
 
       一般灯泡不能直视,晃眼。那时每个家庭为了省电尽量用小瓦数的灯泡,40瓦的已算奢侈,一般都使用15—25瓦的。这种小瓦数的灯泡实在不够明亮,与之相配的灯罩就出现了。
 
       好的有质感的灯罩内白外绿,搪瓷的呈伞形。内白就是为了增加反光,伞形让有限照明集中使用。比如一盏吊在书桌之上的灯,穿戴上灯罩立马就显得洋气,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8年
        草鞋,我们这一代人少有人穿过,最初知道草鞋是和爬雪山过草地联系在一起。有草鞋穿只比赤脚好一些,赤脚只在浴室里方便,走在地毯上舒服,走在室外立刻就有风险。我曾经就有室外赤脚行走后脚跟扎入玻璃碴的经历。至今想起,脚后跟还隐隐作痛。
 
        草鞋发明历史久远,已不可考。人类第一双鞋不用问就知道是草鞋。草鞋虽粗糙磨脚但对于赤足来说已非常柔软了。从汉字溯源上推测,履指丝质高级鞋,有出土文物作证;而普通鞋则称屦(jù)或屩(ju),说通俗就是草鞋,用麻、葛等植物制成,式样再多,穿着也不会太舒服,故由此推测古人的脚底板都粗糙而厚实。
 
         我在农村时穿过一次草鞋,记忆犹新。草鞋上脚后首先感觉不合适,怎么调整都不合适,试着走几步硌得生疼,脚面勒着七横八竖的绳子,每走一步如同刀割。当时真不知是自己的脚不好,太嫩而娇气,心里去埋怨草鞋不行,从而对红军凭这样一双鞋走完两万五千里长征充满了景仰。
 
        思来想去,草鞋真是个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8年
        油饼油条可能是中国人最广泛的早餐了,尤其在过去艰苦的日子,吃一次油饼或油条一天都感觉很美。不知为什么,油饼就是油饼,油条却有另一番社会含义,特别是加上一个“老”字老油条,就充满了油腻的社会感。

       早点铺支一口锅炸油条是大街小巷常见的一景,师傅把和得柔软的面团二合一抻长,然后下油锅用长筷拨动,直至油条呈现金黄色,夹出沥干然后售卖。早年六分钱一根,豆浆两分钱一碗,八分钱的早餐是个非常遥远的记忆。炸油条的过程很耐看,我小时候就愿意站在一旁看上一会儿,看着白软的油条渐渐变成香脆的油条。有个不雅谜语说的就是炸油条,谜面是:什么东西越抻越长,越扒拉越硬?这种谜语在江湖算一类,叫荤谜素猜。这也是我长大以后才知道的。

        我从小很长一段日子食用油都是定量的,每人每月半斤。那年月由于大家吃得都素,每家每户的油绝大多数都不够吃,所以没有人舍的在家炸油条,偶尔过年过节时会有一次在家炸油条,这意味着你可以一次吃个够。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小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