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军总参谋长批评北约单方面部署欧洲反导系统,俄媒称俄军将在克里米亚部署战略反导雷达

  报特约撰稿 方亮

北约近日宣布,它向土耳其提供的6套反导系统及相关军人已抵土进行实地部署,到1月底将全部部署到位,正式进入“战斗值班状态”。其中美国、德国、荷兰各提供2套和各派出400名军人。这是北约以防范叙利亚可能对土发动导弹攻击为由而采取的重大战略举措。北约强调此举纯粹是“防御性”的,是为了对付叙可能对土进行导弹进攻而对土提供保护。这分明是违背常理和逻辑的无稽之谈。土是军事强国,军力在世界上排第6位,又有北约作靠山,其军力对叙占压倒优势;而叙利亚是军事弱国,军力仅排世界第35位,双方军力根本不在同一档次。土叙间虽然也曾发生过边境炮弹交火事件,但这是由叙反对派武装从土境攻击叙利亚政府军而引起的。叙军在还击中炮弹偶尔落入土境,土军随即猛烈回击,土还在边境部署重兵,摆出随时准备对叙动武的态势。除非遭到土的军事进攻,叙作为弱方决不会主动出手攻击身边这个强国。北约煞有介事地将不可能发生的事当作可能,把不存在的敌人当作对手,从这点看,它在上演一出“唐吉诃德大战风车”的闹剧,令人大开眼界。当然,北约战略家不是唐吉诃德。他们明知叙不会主动攻击土,却不惜工本在土大规模部署反导系统,决不是在做“无用工”,而是有其深层的战略考量:欲收一箭三雕的效用。其一,强化对叙政权高压,是为了尽快达成其在叙改朝换代的目的。北约在土部署反导系统,其矛头所指正是叙政府。因此,其行动不是防御性的,而是进攻性的,是为了在对叙动武后对付叙导弹反击。所以,有的中东媒体一针见血地指出,在土部署反导系统是北约对叙动武的前奏和序曲。北约以此给叙反对派撑腰,壮胆,打气,让其将武力倒巴沙尔的战斗进行到底;而对巴强化威慑,逼迫他打消保权保位幻想,尽快在自动下台和充当卡扎菲或萨达姆第二之间作出选择.其二,剑指伊朗。伊朗是中东激进阵线的轴心和领袖,是叙利亚的盟友,以色列的对头,近年又被指在开发核武器,被西方特别是美以当成心腹之患和眼中之钉,必欲除之而后快。美以对伊动武的达摩克利斯剑一直悬在伊朗头上。但伊朗不是叙利亚,更不是利比亚,而是中东军事强国之一,尤其是其拥有的“流星一3”导弹射程达2000公里以上,不但能覆盖整个中东地区,还可远达欧洲。伊朗一旦受到攻击,必将予以反击,届时以色列和欧洲国家以及美国在中东与欧洲的驻军都在其火力打击范围之内。这是美以对伊动武的主要制约因素。土耳其与伊朗接壤,北约在土反导系统的一半专门对付伊导弹阵地,将其在欧洲建立的反导系统朝伊朗方向推进了上千公里,极大地提高了拦截伊导弹的命中率,消减了美以对伊动武可能造成的风险。美国在拿下叙利亚之后,伊朗就是其下一个目标。所以,北约在土建立反导系统表面上说是针对叙,但“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实际也直指伊朗.其三,隐含制俄用心。美国和北约在欧洲部署反导体系主要针对俄罗斯。它们在与俄接壤的土耳其建立反导阵地虽不是直接对准俄导弹,但能加强和完善其在欧洲的反导系统。因其在土3个城市建布的反导系统具有监视、跟踪俄导弹的功能,故能增强其拦截俄导弹的效能。北约的行动给叙两派你死我活的拼杀火上浇油,并将造成更大的外溢效应。它发出了一个不祥的信号,即必要时将对叙直接进行武力干预,从而堵塞了叙问题“软着陆”的一切出路,必将给陷于血雨腥风中的叙人民带来更加深重的灾难。此举还将使中东乱局乱上添乱,尤其会深化土伊矛盾,埋下了两国可能发生冲突的种子。伊朗外长指出,北约此举是“冲着伊朗来的”,“可能引发一场难以避免的大火”,还宣称,如伊朗受到外国军事行动的威胁,将首先攻击在土的反导系统。同时,此举将深化和激化俄罗斯同北约的战略矛盾。俄在正告北约不要采取这一危险行动无效之后,即作出强烈反制,决定向叙提供其最先进的攻击力强而极难防范的“伊斯坎德尔”地对地导弹和“山毛榉”防空导弹系统,以在必要时一举摧毁北约在土的反导系统。这实际上意味着俄要在叙建立新的导弹基地,将其反制北约反导系统的导弹基地从靠近欧洲的加里宁格勒扩展到靠近土耳其的叙利亚。北约此举明显潜伏着与俄新的战略碰撞的危险。北约在土耳其大规模部署反导系统进一步突显了其军事进攻职能,及其作为美国为首的西方西化世界工具的作用,也更清楚地表明它已成为对非西方国家独立、主权和安全的挑战和威胁之源。这必将升高军事因素在国际关系及解决国际问题中的作用,从而对世界的和平、稳定和发展带来严重的负面效应。(作者系中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研究员,前《国际问题研究》杂志主编,前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参赞)

俄军总参谋长批评北约单方面部署欧洲反导系统,俄媒称俄军将在克里米亚部署战略反导雷达。  阅览者网报导,这几天来,俄罗丝和德意志联邦共和国西门子(Siemens)集团就几台用来发电的燃气轮机运往克里米亚的风浪正在拓展一多元法规和外交会谈。但是围绕克里米亚,西方和俄罗斯的竞赛还在此伏彼起。据俄媒电视发表,俄罗丝将要克里米亚建设新型的“沃罗涅日-SM”雷达站,那是一种攻略预先警告雷达。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时代,塞瓦斯托波尔曾安排有“第聂伯河”米波相控阵雷达,但冷战甘休后被乌克兰(Ukraine)撤销。新雷达将大大抓好俄罗丝的限制反导弹导弹系统探测技艺。

  中国青年报孟买二月十八日电 (记者刘恺)
俄罗丝国防部先是副局长兼武装部队总长Nikola·马卡罗夫二十八日在洛杉矶与北北冰洋公约组织高官实行会见,商酌北北冰洋公约协会单方面加紧布局欧洲限制反导弹导弹系统体系。

  二〇〇九年北太平洋公约协会苏黎世峰会之后,俄罗丝与欧美各国就导弹防备类别的通力协作难点直接未有中外交关系破裂涉。疑虑重重的圣保罗鲜明希望以分区负担的格局分担限制反导弹导弹系统职责,即俄方担当本人以及东欧局地国度,北太平洋公约组织担负其余地段。但是,这两天从土耳其共和国(Türkiye Cumhuriyeti)外交部传来的一条音讯,却大大超过全数观看家的料想——土政党拟允许北北冰洋公约协会在该国国内安顿限制反导弹导弹系统预先警告雷达。    土耳其共和国(Türkiye Cumhuriyeti)外交部在宣称中建议,就算同北太平洋公约组织在连锁难题上的会谈没有完全截至,但双方已就首要事项达成一致,只剩部分技能细节悬而未决。抢在俄方做出反应前,北北冰洋公约组织方面也就此付出了官样说法:那套雷达主要用来防止来自伊朗的导弹威胁。

图片 1  “沃罗涅日-DM”雷达天线

  马卡罗夫在与到访的北约最高军事领导、米利坚海军中将James·斯塔夫里迪斯相会后说,在配备澳国限制反导弹导弹系统类别难点上,北太平洋公约组织一方面表示将与俄方开始展览构和,另一方面却一边加紧在亚洲配备限制反导弹导弹系统装置。他重申,北约单方面行动不会对所在安全和安宁产生积极效能。

  从前,北北冰洋公约组织一向声称计划把反弹道导弹系统陈设于保加哈Rees堡和罗马尼亚(România),个中在保加莱切斯特配备的早先时代预先警告雷达,也正是一体系统的观看力。哪个人也没料到,北太平洋公约协会那回竟在未事先知会俄方的状态下,将雷达驻地改为更接近一线的土耳其共和国,无差别于把战壕修到了俄罗丝的北门口。

图片 2  俄罗丝总理梅德韦杰夫视察“沃罗涅日-DM”雷达航站调度室控室

  马卡罗夫说,俄罗斯与北印度洋公约组织既有共同的认识也可以有分化,俄方希望北印度洋公约组织在认知到当下留存的难点后能提升两岸互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